壹珂。

【瓶邪】浮生一日——八月十七


#他们都干了什么#

接小哥回来的路上

偏哥视角




接到张起灵之后,他们没有停歇,就近找了一家饭店,痛快的吃了顿饭,东北的菜码总是大的惊人,是肉眼可见的实在。

十年布局终于有了结果,每个人都心情都分外轻松,胖子更是插科打诨一刻不停,边说着自己最近操心太过,一身神膘得增补增补,一边大块的酱骨就啤酒,吃得不亦乐乎,吴邪和张起灵也被灌了几瓶酒。

酒足饭饱之后,胖子已经舌头打转,要不是趁着胖子还能走,吴邪让坎肩及时把胖子扶回车上,还不知道他得赖着老板娘聊多长时间,话题大有从酱骨秘方上升到人生哲学的趋势。

长途跋涉总是令人疲惫,吴邪从上车便开始打起了盹,也许是十年的谋划,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,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;也许是因为身边的人特别令人安心;也或许,仅仅是酒精的作用,他睡得格外的香。

似乎做了什么梦,吴邪的呼吸突然变得深而急促,没什么预兆的突然睁开眼睛。

那双眼睛还处于失焦的状态,带着刚睡醒的茫然和倦意,可它依旧是澄澈而明亮的,和张起灵印象中已有些模糊的影子重合在一起,那是他熟悉的样子。

可转瞬间,吴邪便眯起眼睛,光在那双眼里一下子凝聚起来,照出了一抹锋利的神采,那是张起灵过去不曾见过的。那双眼睛,它是精明的强大的淬着冰的,它那样的锐利直透人心绝非面具。张起灵的心却被隐隐刺痛,他或许可以告诉自己,吴邪有自己的判断,更有能力决定自己的路,可是他的心里的声音却全都是,无论吴邪成长与否,都不想让他独自承受那么多痛苦和黑暗作为代价。

十年,三千六百五十多个日夜,漫长也短暂。说它长,是它足以将一块玉石打磨成一切它想要的样子,说它短,它又远远不足以将玉石华为齑粉,张起灵知道,玉石仍旧还是玉石。

如果真的有灵魂,它一定是与生俱来的,刻在骨子里,流淌在血液里的,而吴邪的灵魂,它闪着光,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出来,都是迷人的。他不知道这十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单从他从出来到现在所见的情形,轻易便可推测一二。

他不忍细想,他一方面庆幸吴邪能够懂得如何应变,以保护自身;另一方面却也知道吴邪在自我保护这方面,显然没有表面上那么得心应手。

张起灵不可抑制的去听吴邪的呼吸,那声音微乎其微常人根本无从分辨,但那显然比常人更需刻意用力的呼吸,夹杂着某些微小又尖锐的噪音,似乎从他的肺脏深处丝丝传来,一下一下的敲在张起灵的耳畔,令他的心也跟着一下一下的跳痛。

还有吴邪嗅觉或是味觉的问题,尽管吴邪尽量表现出和从前一样的口味。可或许是某次吴邪无知无觉的吃掉过咸的蔬菜,或许是吴邪某个不自然的神色,出卖了他。总之,张起灵无需特的去观察,它就这样条理清晰的摆在眼前。

他也不得不去想,吴邪长袖衣服下面,有多少条不想让他看见的疤。尽管吴邪睡醒后特地拉了拉衣领,可他那条触目惊醒的伤痕,像是烙在了张起灵的脑海里。他一遍又一遍的去描摹,那疤痕旁边是吴邪漂亮的锁骨,下面连着吴邪动脉和气管,他甚至可以想像那鲜血涌出时,该是怎样的疼痛,而他,一定是害怕的。

翻涌的情绪几乎令他无从招架,那也许是愤怒,悔恨,怜惜,痛心,无力,他深吸了几口气,强自压下这些难得在他心里产生的复杂的情绪。

他看见吴邪侧过头,似乎是确认了他真的坐在自己右边的车座上,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。那也许是一个重复了十年的梦,梦里没有张起灵,或者短暂的出现又消失,总之是一个关于失去和得到的故事,和那个失而复得的人。

张起灵看在眼里,他不自觉的伸出了手,小心翼翼到近乎虔诚的触了触那狰狞的疤,吴邪下意识的一缩,又不自然的拉了拉衣领,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好看的笑,轻声道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”

那个笑容仍是张起灵熟悉的样子,好看极了,带着些少年脾气,是安心的,轻松的,亲近的,也许还有几分羞赧和撒娇的意味。那些说出的和没说出的痛,看见或是看不见的疤,慢慢来,终会变淡消散,时间还长路途还远,他们还有整个余生,将所有的心疼,遗憾,错过,珍惜化为陪伴。

张起灵看着吴邪因为被触到脖颈,而红透的耳根,也轻轻翘起嘴角,转而用手握住吴邪拉衣领的手,道:“是啊,都会过去的,我们,回家。”

回应他的,是和他紧紧交握的手。

那是二零一五年的八月十七日,他们人生中最特别的一天,那么多的结束和开始发生在这一天。有人说意义本身是没有意义的,就像这一天,本身并没有意义,只是过去所有点连成一条线的终点,也是即将画上去的新线的起点。可是,就是因为生命中有了这样一个人,才赋予了时间特殊的意义。

现在每每回想起来,记忆中的那个晚上,仍旧是长白飞雪绵延千里,张盖天地,暖黄色的车灯交织成排。车里暖的不像话,时间缓慢安静的流淌,那个十年来日夜肖想气息就喷薄在耳侧,呼吸和心跳温柔而有力的传来,掌心所及的是令人心安的温度。

原以为是最艰难最漫长的十年,此刻也不过是一句值得。飞雪漫天,行人白头。而他们远方的家,此时莲叶接天细雨绵绵,正是最美的时节。






【论坛体】【双花】在夜市逛吃遇到了两个男神

【论坛体】【双花】在夜市逛吃遇到了两个男神

荣耀论坛>>水版

【主题】刚刚遇到了两个男神!!!!
刚刚和朋友逛夜市,同时遇到了两个男神啊!!\(≧▽≦)/鸡冻!!

1L 带盐琦
路过

2L 牛奶奶
楼主男神是谁呀,坐等皂片[乖巧.jpg]

3L 污之奥义
同时遇到两个男神← ← 感觉哪里怪怪的

4L 无冕之王后
楼上正解了→ →@污之奥义

5L 吃瓜的小学生
5楼和6楼在说些什么[一脸懵逼.jpg]

6L 孙哲平老婆 [楼主]
[图片.jpg]
[图片.jpg]
[图片.jpg]

7L 牛奶奶
图片咋打不开??

8L 悟空
同打不开

9L 黄天当立


10L 污之奥义
虽然打不开,但是看楼主的名字就知道,其中有一个是孙哲平。

11L 吃瓜的小学生
孙哲平?是那个第一狂剑孙哲平吗?

12L 平是还是那个平
What???谁能看见图片??谁能看见图片啊??
楼主在吗??怎么不说话呀!!!

13L 落花狼藉
孙哲平的骨灰粉在此!!!

14L 黄天当立
炸出一堆孙哲平粉→ →

15L 不要万花要双花
曾经沧海难为水,我为哲平跪断腿!!

16L 超人他哥
原来你们看不见,难怪没人表示震惊!
[图片.jpg] [图片.jpg] [图片.jpg]

17L 落花狼藉
还是看不见TAT

18L 不要万花要双花
怎么了??

19L 超人他哥
那我直接描述一下吧,第一张图是有个人在喂孙哲平吃东西,有点黑看不清在吃什么。孙哲平脸对着镜头,另一个人背对着镜头。俩人都带着鸭舌帽,看不太清脸,不过对着镜头的是孙哲平无疑。

第二张和刚才那张差不多,但是孙哲平眼睛直视镜头,应该是发现了楼主。

然后,重点是第三张!孙哲平搂着刚才喂他的那个人的腰,往反方向走,应该是不想让人看见,但重点是那个姿势超亲密有种护犊子的感觉,怎么说呢,感觉莫名的宠溺啊。

20L 平还是那个平
Word妈!!难道他交女朋友了!!!

21L 落花狼藉
骨灰粉表示他没有女朋友才不正常好伐,毕竟他是个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偏偏要靠才华生活的人。。。这才是我男人啊!!

22L 带盐琦
19楼没有说出重点吧。

23L平阿平
好桑心TAT TAT TAT额滴男神啊!!

24L 无冕之王后
突然想到,结合帖子的标题来看,,楼主说同时遇到两个男神,难道孙哲平对面的是楼主的另一个男神?细思极恐啊。

25L 污之奥义
细思极恐啊。

26L 带盐琦
话说我也能看见图片啊。楼上几位真相了。另一个人看起来的确是个男生,而且你们应该认识!

27L 平阿平
天!信息量太大容我缓缓……

28L 超人他哥
不过看到图片的我,现在只想感叹,孙哲平太尼玛A了!!!

29L 不要万花要双花
我现在只想知道,那个男人是谁??要不是我乐乐,我和他拼命!!

30L 污之奥义
楼上冷静,还是有可能的,我看了一下,楼主正是Q市的人,在Q市的话很有可能是和张佳乐一起的。

31L 吃瓜的小学生
就算是一起在夜市吃东西,也没什么啊,毕竟以前是那么要好的兄弟啊。你们不要总往歪了想好吗。

32L 带盐琦
楼上这样说,绝对是没看见图片的原因,图片里的粉红泡泡都快从屏幕里冒出来了,恶寒啊。。

33L 孙哲平老婆【楼主】
刚才太激动了,和他俩合影啦,哈哈哈哈哈哈,你们不要猜了,两个男神就是wuli哲平和wuli乐乐啦,他们俩本人比照片里还要帅啊!!我刚才在夜市逛吃,就看见俩背影特别眼熟,我就壮着胆子过去了,一看还真是他俩,我鸡冻的手都抖了,和他俩解释了一下我刚才偷拍他俩的事,还问他俩可不可以合照,他俩人都好好啊,还请我吃了串串!!

34L 落花狼藉
嫉妒使我质壁分离啊,我也想吃男神请的串串!

35L 你二大爷我
新人表示,不认识孙哲平,也不知道他俩什么渊源,但是不巧,对着镜头那位,戳中了老夫的少女心,妈蛋帅炸啦!!!

36L 带盐琦
就是多年以前他俩是百花的队长和副队,那些年一起打过天下的男人,和住在我上下铺的兄弟吧。

37L 你的名字我的心事
我是一个知道一点细节的小透明,我是霸图的工作人员,自从张佳乐来了霸图时候,我们后勤的小女生们,就开始蠢蠢欲动。张佳乐不仅人长的讨女生喜欢,平时性格也好,再结合他过去的不幸经历,激起一众妈妈粉的争相守护啊。

在张佳乐来霸图之后,我们霸图就收到了某品牌赞助,还是出手格外阔绰的那种,本来大家也没想那么多。直到某一天,我们霸图聚餐,那天我们玩的有点晚了,张佳乐喝的也有点多了。吃完之后大家一起出去,就看见门口站一帅哥,特别有型特别A的那种,我身边醉意上头的小姑娘们都开始骚动了。

他看见我们出来就过来了,(我们在前面出来,大佬们都在后面)就在他要路过我们前面这群工作人员的时候,突然站我右边的李哥(参加赞助商的洽谈来着)说了一句:“诶?这不是孙老板吗?”他这才看过来,然后特礼貌的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,我们李哥也有点喝多了,就介绍了一下:“大家伙,这是我们××赞助商的孙哲平孙老板。”又对孙哲平说:“这么巧?您今天也来这吃饭?”

孙哲平就笑了一下,就说“不是,我来接乐乐。”说着冲走在我们后面的张佳乐挑了挑眉,张佳乐本来喝的挺多了,走路都走s线了,看见孙哲平就说:“大孙?肯定是老韩叫你来接我回家的吧?”然后,他就走到孙哲平面前搂住他的腰,整个人都贴在孙哲平身上。孙哲平笑着的揉了揉他的头发,然后冲我们挥了挥手,说了句:“走了。”就拉着张佳乐,坐上他身后的豪车绝尘而去。

你们能明白我当时那种又要承受近距离美颜暴击,又要忍受低音炮洗礼,少女心扑通扑通跳完之后,突然发现大白菜们都名菜有主的心情吗?大写的绝望啊!

38L 平阿平
妈妈问我为何对着电脑傻笑

39L 无冕之王后
囍囍囍

40L 不要万花要双花
内牛满面啊!!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看见我喜欢的cp不仅铜矿!!还发糖!!这狗粮我能吹一万年!!!

41L 不要万花要双花
求日常路透啊
这波狗粮我开心的吃下了!

42L 牛奶奶
楼上工作太幸福了吧,每天能见到男神们,还有我韩队o(≧v≦)o

43L 羞不羞
怒吃狗粮,磕糖磕到昏厥!!这也太甜了吧

44L 你的名字我的心事
大家早点睡吧,要是有必要我还会继续曝光他们万恶的虐狗行径,还有我在霸图的二三事的

45L 吃瓜的小学生
坐等,晚安

46L 你的名字我的心事
晚安啦

47L 平阿平
晚安




【瓶邪】【知乎体】吃狗粮是种怎样的体验

吃狗粮是种怎样的体验?

6654关注    32回答

知乎用户  鸭梨是我

我认识的胖友现身说法,吃狗粮会吃成200斤的胖子!
【图片】

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
哇,这么多赞!那我就再完善一下这个答案吧。

图片里拿着手机的这位大爷就是我们200斤的胖友了,我们胖爷神膘全凭右面正在吃饭那两位的狗粮长的啊!

胖友们,感觉到冰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了吗,我觉得你可能也和我有一样的疑问,所以我给你们准备好了下面几个问题,它们分别是:适合人吃的狗粮?吃狗粮的好处?单身狗吃什么牌子的狗粮合适?吃狗粮能减肥吗?

言归正传,几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坑爹朋友,就是图片里白背心对镜头摆剪刀手的那位。

别看他现在对镜头笑的眼睛弯弯的,看起来挺好相处的样子,想当年他蒙骗我干了一堆上刀山下火海的要命事,导致我对他第一印象就是腹黑无情的剥削阶层,坑害祖国花朵的无良奸商,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他这个人和我想的不太一样,怎么说呢,我觉得他虽然差点要了我的老命,但是他在危急关头表现出来的强大和责任感,让我暗暗觉得这人还不错,说到这我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自己斯德哥尔摩了。

好像偏题了,不管了,那时候我对他实在是了解太少了,直到我认识了他右边那位黑背心的男人,(就是那个一边将剥好的虾放进左边的碗里,一边用肉麻的眼神盯着左边那个人眼睛看的男人)后面左边那位的名字就用吴来代替,右边那位就张来代替了。

我认识吴之后的一段时间才知道吴是他们行业里的大佬,家里从爷爷辈开始就是这个行业里首屈一指的人物了,他本人人送外号小佛爷,他的故事都是我后来听他手下什么的说的,这里不细说了,总之,非常传奇。

而张更不用说了,可以说是这个行业里的传说了,他是某大家族的族长,这个家族自古有之,并且各个行业都有涉猎,近代以来有些衰落,但也是分分钟一百万上下的。这行里有南瞎北哑的说法,北哑指的就是张了。

还记得第一次我听某行业内八卦网友,说他们俩的故事,我愣是没相信,毕竟当时还没见过张,别人说的再天花乱坠,在我眼里也不过就是个代号。

去年我第一次在他们隐居的小村子见到张,他本人确实像评论里的胖友们说的那样,可以c位出道了,并且是颜值碾压一种鲜肉老腊肉的那种,(评论里被颜值圈粉了胖友们,控制一下你们的鼻血,好不啦)而且他的气质很特别,非要形容的话,大部分时候都可以用淡然形容吧。没错,大部分,因为一旦遇到和吴有关的事的时候,他就变得不太...淡然了。

我就讲一下我第一次吃他俩的狗粮吧。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张,那时是我和好朋友带着土鸡蛋(雾)去他现在住的村子看吴,顺便观摩一下老年人的退休生活(大雾),结果吴不在家,我看门没关就进院了,结果就看见张在躺在椅子上晒太阳,看见我进来地方都没动,就睁了下眼,理都没理我们。但是我一看他惊为天人啊,一下就和八卦故事对上了啊!

但是我看他一身生人勿近的气场,没太敢说话,我那迟钝的傻叉朋友就不一样了,上去就问这是吴的家不,说我是吴老板的朋友,果然他看了我们一眼就问有事。

那傻叉可能是想套近乎,继续开心地说:“你不知道,我们鸭梨和吴老板几年前一起去干过大事的,是过命的朋友,不是一般的交情,今天我们来看看他,还带了伴手礼呢。”

我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呀,但是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,气氛变得更诡异了,我感觉他的眼神一下冷了下来。正当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,突然有人叫了一声我的名字,我回头一看正好吴和胖爷回来了。

因为我来之前提前报备过了,吴看见我也没惊讶,直接过来拍了我一下,半开玩笑地说:“呦,你个小没良心的,来看我还知道拎鸡蛋呢。”

我看见他俩回来松了口气,连忙问他去哪了,他说陪胖爷去村头的理发店剃头去了,胖子就道“两位小同志,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,今天我们的鸡也吃没了,鱼也没去打,是时候给你们尝尝胖爷我的拿手好菜——白水煮野菜了啊,不吃光不准下桌啊。”说着就拉着我们俩往里面走,然后侃起了天南地北的大山。

说是说,他还是准备了丰盛的晚餐,并且强迫我俩也到厨房当帮厨,在做饭的过程中,我看见张和吴好像说着什么,虽然我听不清,但看吴笑的眼睛弯弯的,和跟我几年前相处的时候似乎不太一样了,可能是村子里的环境养人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,就感觉几年前的他是穿着厚厚的盔甲的,精明的像狐狸,现在整个人似乎特别放松,反正我之前从没看过他那样笑,眼睛弯弯的,里面像有星星一样。

我看外面,吴好像在和张解释什么,但是不紧不慢的,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,张似乎在假装严肃,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他是真严肃还是假严肃,经历过他真严肃的气场之后你也明白。

然后,重点来了,我看见吴似乎回头往厨房这边看了一眼,转回去之后矮了矮身子,我本来没反应过来,这时候就听胖爷道:“小同志,非礼勿视,长针眼啊。”他说的声还特大,这下不仅我明白了,吴明显也听见了,明显僵了一下,转过来说了句“死胖子”,明显底气不足,话音还没落,就被拉了回去,我看见张坐了起来,手环住吴的后背,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我挠了挠头,赶紧装瞎,而后,我这个半瞎似乎看见张冷冷的目光也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这时候胖爷缥缈的声音传来:“小同志,刚才进门感言很感人啊,现在好了,醋够用了。”

受到张爷冷漠暴击的我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我一个单身小可怜,我得罪谁了!

编辑于2018-8-6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4k赞同      评论512

不一样的乔布斯很圈粉,经典的日料也很圈粉(๑• . •๑)